第七十七章 死得蹊跷(1 / 5)

秦嬷嬷的生平,被人抹去一部分,无法探查到真正的死因。

不仅如此,江月回指尖微颤,感觉一股巨大的吸力,瞬间缠绕住她的心神。

本来还算亮的神体,忽然因此迅速暗去一半。

江月回眼前一黑,差点晕倒。

她用力一咬舌尖,尖锐的疼痛让她回神撑住。

衙役还在最后询问江季林和老夫人的意见。

“是否真的要立案?”

老夫人刚要说话,江月回走到她身边:“若要查,就从三十三年前查起。”

“你在说什么?秦嬷嬷刚死,和三十三年前的事有什么关系?”老夫人莫名其妙。

“当然有关系,秦嬷嬷对你忠心耿耿,办过不少事,要是以此相要胁……”

“你胡说!江月回,你别信口雌黄!”

老夫人心口突突地跳,额角渗出冷汗。

“是不是我胡说,查一查不就知道了?”江月回似笑非笑,“这可是你要查的。”

老夫人低头看秦嬷嬷的尸首,一死百了,难不成还能因为一个死人,翻扯出不该翻的事吗?

“二位,”老夫人重新抬头,对衙役道,“方才是老妇一时悲伤难自抑。

现在想想,死者为大,当即早入土为安才是。”

江季林狐疑地看她两眼,不知为何又改变主意。

衙役巴不得没事,点头对江季林拱手:“江大人,那一会儿咱们衙门口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