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我那夫君柔弱得很(1 / 5)

anke.hylkj.

江月回的手指刚要碰到沈居寒的手腕,他忽然又把手收回去,捂住心口。

“有点难受。”

“你把衣服解开些,露出伤口来,我看看。”

沈居寒乖乖配合:不把脉就好说。

江月回手指轻按他伤口:“疼吗?”

“倒也不是多疼,就是有点难受,有点闷,还有点胀。”沈居寒信口胡谄。

江月回 心里疑惑,从伤势来看,应该是好转许多,和她原本的判断差不多。

可他怎么会难受?

江月回想起他身上的奇怪之处,又是功德,又是看不了气运。

转念又一想,既然都如此奇怪,那这点伤的事,也不是不可能。

见她神情专注,睫 毛微微颤呀颤,温热的呼吸轻喷在心口,沈居寒嘴角不自觉缓缓翘起, 心也莫名安定。

又有一丝丝愧疚。

“我现在好像又好点了,要不……”

“还是不能大意,”江月回略一思索,“你忍着点。”

“什……”

一语未了,一股难以言喻的痛楚突然袭来。

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滔天巨浪冲天而起,几欲要把他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