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1 / 5)

布政使再往江月回身边一看,沈居寒戴着那张鬼王面具,目光幽深,似笑非笑。

看到这位沈公子,他感觉不只心脏疼,头也跟着疼。

凉州城人人都知道,这位沈公子被沈庭山宠得无法无天,像布政使这种身份,也得顾忌三分。

不看沈居寒,也得看沈庭山。

而且,布政使有时候觉得,沈居寒比他老子还狠。

朱小姐此时如同还了魂,趾高气扬地叫:“说你们俩呢!

装什么听不见,还不快点过来拜见我爹爹!”

朱公子也到布政使面前:“爹。”

布政使第一眼差点没认出来:“你……你怎么这样了?”

朱小姐跺脚道:“父亲,这个姓江的乡野孤女,肆意妄为,沈居寒还给她撑腰,命人打了哥哥!”

布政使拧眉看向江月回和沈居寒:“当真?”

江月回刚想说话,沈居寒轻按她手臂:“当真。怎么?朱公子这是还没有长大,被教训了找爹出头?”

布政使沉下脸:“沈居寒,你也太过狂妄,休说是你,就是你爹在本官面前,也要收敛些。”

“收敛?”沈居寒轻笑,“本公子倒真没看出来。

家父此时正在操练场上,操练那些剿匪的士兵,怪他们为都察使报仇,斩杀土匪时,出刀不够快。”

布政使脸色微变,其它人也都静了一瞬。

谁都知道,都察使家的惨事。

布政使比其它人想得更多,事发之后就觉得奇怪,但人已死,他也没多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