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逃不出五指山(1 / 1)

谢元以为自己不怎么参与冷战事物所以不会受到关注,实际上是犯了认知障的错误。

克格勃的前身内务部时期,就有人注意到一个一直流落到夏国东北的俄国人。但那时因为认为谢元只是个逃兵,而且各部队没有发布追讨通知,所以只是关注而不做别的处理。

因为两国情报部门当时有一定意义上的互通,很快他们也知道了很多关于谢元的事情,诸多才能而且作战能力强悍……这妥妥的精锐军官的身份模板啊!

这种人的出逃,向来是一个大新闻,可没有向谢元这样润物细无声般悄无声息。

内务部自查之下,一直查不出有什么明确信息能够证明精锐部队官兵出逃的信息。

后来还是有人提出一个思路,如果不是出逃的官兵,是不是有可能是已经证明阵亡或者失踪的士兵。

最后通过在东北获得的谢元入党申请书中得到的一张照片,通过按图索骥,找到一位上士的信息:迪米特里?彼得连科。

但这位上士已经被证明阵亡在攻克国会大厦的战役中,同时阵亡的还有整个突击小队,只留下切尔诺夫这个人。

但切尔诺夫在回乡之后,刚结婚生了孩子,最近却在一次工作事故中因为救人牺牲了自己。

现在他老婆才刚刚在当地政府的安排下重新结了婚。也就是说,这只突击小队的一切信息都被抹除了!

这里面似乎有着浓浓的人为因素在里面!但别看内务部势力庞大,管的多,但是处理的摊子也多,由于没有牵扯到什么大人物,调查人员也就当意外结了案。

对于谢元,他们只是发了个函让夏国把谢元送过来,可是后来传来夏国方面的回复:人已经逃亡了。

既然已经逃亡了……那就算了,这是第一次发起的调查。

第二次引发联盟兴趣的原因,是因为收到的一份东南亚报纸的体育版面信息“毛熊大力士大败约翰国拳王。”

里面把谢元单手就把龙卷风带飞起来砸到地上的照片来了个特写,把谢元的沉着冷静和对手龙卷风的惊慌失措拍的清清楚楚。

这对于宣传部来说是个很有意思的宣传资料,可以很形象地把联盟的强势显露出来,但他们需要了解下这个人的背景,不然要是个叛徒那是出大丑。

于是申请就又打发到内务部手上,内务部不知道怎么形容谢元的行为,说他是胆大包天?但是鼻子灵得跟狗一样,一闻到他们内务部的踪影就逃之夭夭。

限于在东南亚他们触手不够长,所以除了密切关注谢元外,没有做别的事情。

往后谢元的踪迹就属于时隐时现了,有消息称他曾经在很多地方出现,处理了一些具有“独立”倾向的人士,看样子谢元似乎又加入了西方阵营。

可就在内务部想要对这个没有立场的叛徒发布追杀机制时,谢元又一次在他们眼皮底下失踪了!

这不仅让当时的领导大发雷霆,但然并卵,谢元的这一次消失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露面。

再然后,内务部就改组了,被分割成克格勃,成为了纯粹的对内对外的情报安全部门。

55年开始第一局的南美司发现,雪茄国充斥着大量不属于本地的医疗技术——中医,这是夏国的文化技术产物,但不知为什么突然在哈瓦那广为传播。

一开始,当局认为这是夏国在搞输出,得到否认后又认为是海岛政权在搞输出,直到他们通过当地人的了解才发现,搞中医推广的人是个俄国人!!!

好嘛,查到自己种族头上了,情报局的南美司那是一脸愣逼地把调查结果往上报。

然后一查,还是谢元!

但是正处于变动时期的克格勃并不想对一个影响不到大局的疑似间谍搞什么大动作,所以只回复给宣传部一个“背景成疑”就搁置了。

这一拖,就是几年,而等到一切大势已定时,谢元也同样在哈瓦那做下了好大的事业,同时他一直在暗地里资助雪茄国革命的行为也为他们所获知。

这个情况引起了克格勃的注意,尤其是时任克格勃第一副主席谢洛夫的注意,他要南美司的人不惜一切代价地秘密注视这个人。

在雪茄国革命胜利后,秘传谢洛夫曾经踏上雪茄国的土地,曾经问起这个人,但因为谢元当时在外地帮卡斯特罗做事,所以没能遇上。

这还让在当地享受到一阵大保健的谢洛夫非常遗憾,但实际上谢洛夫走之前秘密命令了南美司的行动组一直严密监视谢元。

可以说谢元以为自己能瞒过克格勃的眼睛,但是实际上是克格勃一直在悄无声息地监视这个可疑分子。

直到猪湾事件后,确认卡斯特罗和谢元处于关系不好的交恶状态,谢洛夫这才下达了拘捕令。

三艘远洋渔船在卡斯特罗下达通缉令当晚就埋伏在附近海域,通过大使馆对谢元的监控,这才一次发力把他逼到死角。

……

一个月后的联盟首都莫斯科,卢比扬卡广场11号。

这里是克格勃的内部牢房,阴暗的光线,潮湿和消毒水混杂的气味,还有相当微妙但充斥不散的血腥味。

谢元已经在这间牢房里,呆了整整半个月,这是他小觑了天下英雄的报应,以为躲过了卡斯特罗,躲过了iaa,却没有躲过克格勃,活该进这里。

不过呆在这里,每隔一段时间除了被放出来,在ak突击步枪的威慑下体检,抽血,然后回归牢房。

很闷,而且作为屡次体检,抽血的次数和量都很多,虽然每天的伙食都能够补充血液,但是这个数量的血还是差点吃不消。

不过谢元没有叫唤的唯一原因,是相比牢房里每天被打成猪头,身上重伤致残的入境间谍,谢元这个“可疑分子”的待遇实在太好了。

这也让谢元庆幸自己一开始的入境计划胎死腹中,实在没想到现在克格勃的内部防御如此严密,跟内务部时期甚至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他是在入境时被抓获的……他骨子里其实是个老实的普通人心态,他自忖一旦这样被抓住,他除了自断心脉,没有其他下场。

“会给我个什么结论呢?”这是谢元心里一直为此忐忑不安,但除了对生命的热爱,和无法回去一趟的遗憾,他其实也不是不可接受死亡。

从45年10月29日开始,他往后活的每一天都是他自己给德米特里挣回来的,所以如果真的躲不过那一枪,他也不是舍不得。

“该给这个白皮黄心的谢元一个什么结论呢?”这也是谢洛夫同样在思考的问题。

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