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溃兵的复仇 雷泽诺夫(1 / 5)

1942年钢铁格勒的一个喷水池子

天空完全就是一片煤灰色,这是上万发炮弹产生的硝烟浸染的。

乌鸦们执着的站在喷泉的天使雕像头上,哪怕到处传来了枪声,它们也不肯走,因为这里充满了食物。

上万具汉斯和毛熊军战斗后留下的尸体!

谢元正是在这片喷泉里醒来的。

……

“啊,早知道自己现在要装死……我应该先学会如何正确装死来着。”看着周围不断哀嚎的伤病,谢元悲凉地想到。

看着周围挣扎和不断哀嚎的人,尤其是风吹过来那股子鲜血混合着硝烟和烧烤的肉香味谢元就想吐,好在硬生生止住了

“原来为什么会免费送一个不死的机会,原来就是在这里啊?那为什么不多送一个?”谢元愤愤不平地想到,这么一个危机四伏的战场恐怕需要不止一次机会吧?

现在谢元趴着的地方正是在喷泉池子里,周围还有不断颤抖和哀嚎的伤病,谢元突然有点感谢系统的慷慨。

起码他还附身在一个四肢健全,没有显著外伤的家伙身上,要是附着在周围在挣扎求生的不断呻吟的濒死伤兵身上……那这场扮演早就结束了!

他翻了翻自己过去的记忆……相当的少!这是个新兵蛋子,按照毛子的话来说,是个征召兵。

1923年出生,斯大林格勒人,不过是个19岁的小伙子,在战争发起初期就被征召入伍,父母都被送到了后面,为战争后勤而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