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威胁 松口(1 / 1)

真是两个讨厌的老头!谢元听了两人的脑洞心里一阵无语。

不过还是尽可能把自己的情况说一遍,反正谢元又不会再回来的,所以就敞开了说。

“就像我说的,系统觉得你的技术水平非常出色,具有创造性,所以想招揽你做场外技术顾问。”谢元又给他开了一瓶玻璃装肥宅快乐水,然后又给了托拜亚斯一杯纯水,再坐下来给tne解释道。

“至于你答不答应,系统并不在乎,也不会逼你,这个随缘。

反正除了你,我估计系统给了很多黑客技术水平不错的黑客都打了招呼。”谢元把箱子稍微向墙靠近了一点,倚在墙壁上,无所谓地推销道,“总有人会愿意的,毕竟这可是提升自己能力的最好渠道了”

“哼!他们比的上我?”越有本事的人越有强烈的好胜之心,tne也不例外,虽然他明知道这是谢元在用心理战术刺激他,但身为传奇的高傲,他还是入了套,“都有谁?”

“嗯,我看看”谢元翻了翻眼前的备份招揽人员的名单,然后再tne好奇地眼神注视下一个一个念出来:

“第一个是和我一直合作的黑客,网名“坏男孩17”,……竟然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名叫“克拉拉”,是加拿大人。”

“是她?不错的姑娘,虽然才二十多岁,但是在计算机天赋上很有成就,而且跟很多人关系匪浅”tne赞扬几句后,马上就贬低了,“但是她只是个有点天赋的小姑娘,我还没看出来她有什么压倒性的技术优势。”

说罢,一脸笑容指着谢元,点了点。

谢元才没空搭理这个老不羞,直接给出了理由:“相比你这种太多性格问题的老专家,估计很多人更喜欢呼叫美少女做技术支援。

如果你们同时出于竞争状态,我敢担保,你最多只能通过系统见识到别样的技术升级,而她却因为年轻貌美,而拥有更多的出场机会,迟早会超过你的。”

&n技术从来都是吃青春饭比较多,鲜有依靠老经验的,那么还有谁?”

他听完了冒险系统对于许愿的流程后,也明白了系统比起他们想象的“天网”要强大而高冷地多,天网是因为扎根于未来,被人类击败才会想着通过因果律来改变过去。

但冒险系统扎根于未知的纬度之中,这种早就成长起来的超级智能,想要做的事情一定所图甚大,甚至现代网络社会人类弱点的tne根本不想招惹它。

结果为了修改自己侄女死亡命运,艾登?皮尔斯这个“人奸”竟然把它的目光吸引过来,还帮它上传了网络。

别看布鲁姆一副欣喜若狂,好像摆脱了人间末日的样子,但是作为老资格黑客,他深知“一旦走过,必然留下痕迹”,以后的日子一定会有超级智能插手的痕迹。

想到这里,他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这事儿就是个死结,没人能抵挡亲人摆脱必死命运的诱惑,这不是死而复生没有那么多副作用。

只能说冒险系统很准确地利用了人性的自私的一部分,所以他们两个老人只能坐在这里若无其事地吃大餐,因为智能介入的大势已无法避免。

正想着事儿,结果又听到谢元说了另外一个名字:“曾经因为你的电脑病毒造成了大停电后,害死了他的兄弟,一直找你的行踪。你的死对头,绰号“老鼠”的迪福特。”

“这个人怎么在它的备忘录里?是不是你添加的!”tne气的破口大骂,释放病毒造成“美加大停电”既是他一生传奇之始,也是他最羞愧,最尴尬的一件事。

因为这件事造成了十数人因为停电而死亡,却没有改变白头鹰国对于布鲁姆公司的ctos系统的危害,反而让他们加速了ctos系统的发展,芝加哥的全网铺设就是第一个试点。

当年热血上头做出的傻事,不仅没能让上层重视危害,反而变成了催化剂,加速了他此生最不愿意见到事情发展。

而且当年的大停电还害死了不少人,这些被害死的人里不乏有技术高超的黑客亲戚。

最厉害的就是绰号“老鼠”的迪福特。

他很快就知道了这次大停电是人为灾害,而且布鲁姆也暗中爆料让他很快就知道了一切是由tne所为。

&nne一直因为愧疚没有直面他,而且一直躲躲藏藏。

但迪福特也不是什么好人,他除了网络技术非常好以外,什么都不好,狂妄自大,而且非常贪婪。

作为独行黑客,他曾经单枪匹马,骇入了ctos系统,并且盗取了很多信息,但是在ctos支付完高额的雇佣费用后,他立刻摇身一变,成了布鲁姆公司的在野合作伙伴。

而且他曾经受dedsec的行动成员克拉拉的邀请,准备加入dedsec,但是被dedsec背后更高级的团体“戴夫会议”出面阻挠。

&ns系统都无法完全知晓的神秘黑客,他们低调而神秘,就连很多dedsec成员都不知道这个组织。

很有可能是自互联网创始时期就开始钻研阿帕网或者万维网的信息技术学家,只有这个经验才能完全在信息社会遮掩自己。

“戴夫”们认为第福特太过于特立独行,不符合戴夫议会以及dedsec团体行动的准则。

他们的原话为:“你会说话,也能正常行动,但你不了解。我们行动都是不具名的。dedsec里不能有“你”个人存在。”

由此得出“戴夫”们崇尚团体行动且对第福特这样过分彰显自我的行为嗤之以鼻。

迪福特自然要打算报复。

这件事发生以后,有人想要干掉“戴夫”们,t骨通过黑入系统发现戴夫04和戴夫zb死于安布罗斯剧院,而安布罗斯剧院正是第福特的老巢。

后面,t骨还隔空警告了“戴夫”们要小心行事,因为他知道没了戴夫dedsec会造成不可挽回的灾难。

&nne很严肃地对谢元抗议道,“他不是个好人,如果借助了超级智能的帮助,他会给我们的世界带来巨大的灾难。”

“与其说是给世界不如说是给你带来巨大的灾难吧!”谢元在心里吐槽道。

“总而言之,系统只是让我首先邀请你加入,但系统会不会越过我给其他高级黑客发邀请,这我也不会知道。”谢元也直接了当地把当前形式说了下,“毕竟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它把一个程序加载在一个系统里的。”

“你这样不觉得不对劲吗?万一他它想毁灭人类呢!”一直不吭声地托拜亚斯站起来,抓着谢元的衣服质问道。

“那你觉得……就算我不答应,它就发现不了这里吗?多少人因为这个世道被上面这层人整得家破人亡!”谢元任由瘦弱的托拜亚斯抓着衣领,但他的眼神锐利地直视着老人,“就算不找我,他找个这个城市里同样失败的人,你觉得有多少人会不答应?

甚至问问你自己,如果能给当年的你提个醒,你愿意不愿意?”

托拜亚斯只能无力地放开手,转过头不做回答。

“好了好了,你的系统老板已经入驻了ctos,现在……”他看着窗外陡然灰暗的天空,这是ctos关机后,全线公共系统自动宕机的原因。

听着城市里无法抑制的尖叫声,惨叫声,连续枪击的声音,他摇摇头伤感道:“布鲁姆的那些傻逼们已经给它建立起最后一阶台阶,马上“国王”就要戴上王冠了。

而知道真相的人却只能看着它继位。”他转过头看着谢元,“我想我不必要马上答应吧?”

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