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九月南归(一)(1 / 1)

2018年9月10日。

南岛。

漫天的硝烟遮盖了原本湛蓝的天空,地面上满是被炮弹炸毁的狼藉,鲜血混着泥土被印在原本种满了玫瑰花的土地上。

突如其来的战乱,让这座原本贫穷却十分温柔安逸的岛屿变得满是疮痍。

狼狈不堪。

更是让那些带着渺茫的希望,在生活了数百年的居民,彻底的失去了生活的希望。

南岛狭长的海岸线上布满了各国的军舰,来接自己的孩子回家,却没有一艘是送南岛人民通向安全的港湾。

各国的领事正在组织本国人民的撤离工作,炮火依旧,枪声不绝,幸运的是外籍游客大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都回到了祖国的臂弯里。

仅剩下那些还在自己岗位上工作的医生,军人……

卢卡医院作为南岛唯一的一家医院,是整个南岛的医疗中心——也不过是个五百平米三层楼的小医院罢了。

那些被炮弹击中的人挤满了卢卡医院的大楼,洁白的地板上血迹斑斑,惨叫声不断传来,当地的医护人员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无国界医生都在竭尽全力抢救着每一个生命。

手术室早已挤满,许多的医护人员只得在走廊上建起临时的急救场所,开展手术。

炎火火正在给一位被流弹击中的患者进行手术,这里的医疗环境很是简陋,很多仪器都是过去九十年代的老机器,组织上虽然了很多现代化的医疗设备予以援助,但僧多粥少,手术室都没几台机器,更何况这外头了。

炎火火只能凭着多年在外急救和手术的经验,徒手去探寻那颗流弹的位置,她必须得小心,再小心,一旦手抖戳破了动脉或是粘膜,那就功亏一篑。

卢卡医院,是没有什么血源的!

所有医护人员都屏息凝神,目光都集中在炎火火的手上。

炮火声在医院的上方盘旋着,西南角处一颗炮弹擦肩而过,一声巨响,缺了一角,墙体也有些开裂。炎火火的险些没站稳,但好在手没碰到什么东西,仪器上也没显示什么异动。

护士杨芸拉开了帘幕,焦急道:“炎医生,手术得尽快了,刚刚组织发来指令,医生的安全无法得到保障,让我们尽快撤离!军方已派人已经到达医院了,就等您这台手术结束了。”

“知道了。”

护士将她额间的汗擦拭干净,炎火火轻吸一气,闭上双眼,沉下气来感受着人体的构造,血液的流动,指尖满满摸索着,绕开那些干扰。

一指定下,终是松了口气,她缓缓将那颗流弹取出,仪器上生命指数开始慢慢趋于正常。

所有的医护人员的眼睛里都多了一丝光亮,口罩之下,满是对生命的欢喜。

他们迅速的缝合好伤口,将病人送至本地医护人员的手中,炎火火又交代了一些相关事宜,才拿起随身携带的羊皮包和其他医护人员一起,穿过人潮拥挤的大厅。

炎火火的余光瞟到了那些伤者,血肉模糊,其中一个青年,小腿被炸伤,露出一节白骨,很是刺眼。

医生的离开便意味着这些伤者无处就医,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就只能是等死,医生的职责是救死扶伤,可当医生的安全得不到保障的时候,她们只能退出那道防线。

这是规定,迫不得已的规定。

这是她第二次退出,有些无奈,却也只能这样做。

军方早已经备好车辆在楼下,她们一个个走出大门,踏上那辆回家的车。

空气中多了一丝风语,扬起了灰尘,沉闷闷的,压抑的呼吸不过来。

炎火火前脚刚踏出大门,抬头就远远看见了那个熟悉的侧脸,一身戎装,手握一把狙击枪,看着远方,似乎是在戒备。

炎火火顿住了,任凭人群从身侧挤过,她就是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望着那个熟悉的侧影。

有一个军官察觉到了她的异常,以为她是被眼前的场景吓坏了,跑过来将她拉上车,忽然那个熟悉的身影转过身来,大喊道:“快趴下!”

炎火火终于看清了那张脸,只是她还来不及喊出记忆中的名字,一颗炮弹很是精准的从空中滑落……

炎火火昏迷了整整两天,等她醒来时已经不在南岛了,而是在鹏城市第一医院的外科病房里,她的思绪还有些混乱,那颗炮弹让她有些轻微的脑震荡,看样子得好好休息一阵子了。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受伤住院了。

点滴打完了,护士进来给她拔了针头,她躺的有些难受,便起身拉开了窗帘,打开窗户,吹吹九月的秋风,闻闻落叶的味道。

她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掉,舒畅了很多,她把头倚靠在玻璃窗上,眼睛往下看,一辆军用直升机正停在不远处的坪内,还未启动,旁边的军官有些眼熟,炎火火扶着脑袋细细回想了一下,正是南岛时拉着自己的那位军官。

他在这里,所以……

炎火火立马擦亮了眼睛,将窗户全部推开,扫视着下面的每一个人,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紧接着她又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过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人。

而是她的高中同学——许毕。

炎火火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难道说那天在慌乱中见到的真不是那个消失的人?她有些崩溃,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

她再一次把视线放到那群军官身上,就好像看到了未来的他一身戎装,庄重肃穆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想到这里,炎火火笑了一下,收起笑容的时候,她对上了一双眼睛,很是深邃,不是记忆中的明亮,却还是那么熟悉,那么好看。

只是就一眼,那群军官就登上了直升机。

他也是。

没有回头,没有犹豫。

炎火火看着直升机启动,螺旋桨毫无缝隙的转动着,扬起草灰,本就粘的不牢靠的枯叶很是不争气的刷刷狂舞着。

她的视线随着直升机的升起移动着,最后看着它消失在一方湛蓝的天空上。

她却笑了。